小心:精神暴力对孩子的伤害比你想像中大得多

1

哲哲是周周玩得最好的小伙伴之一,是个活泼开朗的小男孩。一段时间没遇到,感觉他不像以前那么活泼了:广场上很多人在跳舞,周周邀请哲哲站在队伍前跟着跳,哲哲不敢去,却站在角落里偷偷地跳;别人和他说话,他一声不吭,眼睛望着别处。

哲哲妈忧心忡忡地说:「最近哲哲变了,我们问他什么,他总是不回答,胆子小了,畏畏缩缩的。」

我问她:「是什么原因呢,与上幼儿园有关系吗?」

哲哲妈说:「可能有关的。有一次哲哲和我们玩游戏,他指着我和他爸爸说,你们站到厕所去,站到线后面,不许动!我问是不是幼儿园老师把你关到厕所过?他说第一天上幼儿园,他总是哭,老师把他关到了厕所。」

我很惊讶:「孩子第一天上幼儿园哭是难免的,这时候孩子最需要老师的抚慰,老师不但不安慰反而把孩子关到厕所,对孩子造成多大的伤害啊!这种行为太恶劣了!」

哲哲妈继续说:「哲哲还说,老师说吃饭一定要吃完,不想吃也得吃完!」

太过分了!可见孩子在幼儿园根本得不到尊重和关爱啊!据了解,哲哲上的这所幼儿园还是公办的政府机关的幼儿园,需要找关系才能进去的。

2

我劝哲哲妈:「这样的老师基本的职业道德都不具备,你还是转个幼儿园吧,否则孩子将受到更大的心灵伤害!」

哲哲妈说:「能转到哪里去呀,很多幼儿园不都这样吗?」

哲哲的爷爷在旁插话:「也难怪幼儿园老师,我们在家带一个都觉得累,她们要带几十个,怎么不会烦?」

我说:「这是个客观原因,每个班的小朋友多,老师压力大,待遇低,无疑会影响工作情绪。不过再怎样都不能把孩子关厕所,这是积极恶劣的,对孩子心灵的伤害远远超过肢体暴力。」

我不禁涌上一丝悲哀:不仅老师如此伤害孩子,连家长都觉得没什么。

正说话间,哲哲拉着我的手,要求做游戏。哲哲一直都很亲近我,可能是觉得在我面前很自由,不受约束,我也能懂他的想法吧。

我俯下身来问哲哲想玩什么游戏,哲哲说玩小螃蟹的,说着便翻起了跟斗,说是小螃蟹在翻跟斗呢。哲哲妈开始催促哲哲该回家了,哲哲根本不理妈妈。

我说:「他一定是压抑得太久了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在她面前可以放松、可以表现,懂得欣赏他的人,他想释放一下啊。」

哲哲妈说:「他爷爷都生气地回家了,要是哲哲不按时回家,爷爷明天不会允许他出来玩的。」原来哲哲妈和奶奶多次提到过哲哲爷爷性格暴躁,经常打哲哲,并且相当自以为是,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很好,根本听不进劝告。

哲哲妈接着催哲哲:「你要是还不回家,爷爷以后就再也不会允许你出来玩了。」

哲哲自顾自玩着,没有反应。这种威胁显然无效!

哲哲妈改变策略,开始「利诱」:「妈妈带你买糖吃去,我们回家吧。」

哲哲仍然不理妈妈,像没听见似的。

哲哲妈有些恼火,使出杀手锏,作势要走:「那妈妈先回家了,你在这玩吧。」

哲哲见妈妈要走了,「哇」地大哭起来,极度恐惧的样子,很害怕妈妈扔下自己,他用力扯着妈妈的手往回拖,央求妈妈还要玩一小会儿。

3

看到哲哲眼神里的极度恐惧,我一阵心酸!哲哲家物质条件算是比较优越的,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围着他转,想吃什么想玩什么应有尽有。而另一方面,老师和家人却无时不刻对他实施着精神暴力:威胁、恐吓、强迫、孤立……他过得幸福和快乐吗?

我劝住哲哲妈,拉着哲哲的手温和地说:「哲哲还想玩几次游戏再回家?」

哲哲见妈妈没走了,他可以继续玩了,挂着眼泪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:「玩3次吹泡泡的游戏。」

我微笑着说:「好,那阿姨要看看哲哲是不是说话算数,玩了3次就回家哦。」

我们开始玩吹泡泡游戏,我特意把游戏的儿歌改成:吹泡泡,吹泡泡,吹了第一个大泡泡;吹泡泡,吹泡泡,吹了第二个大泡泡;吹泡泡,吹泡泡,吹了第三个大泡泡。

哲哲吹完「第三个大泡泡」,松开我们的手主动说:「我要回家了。」我大声赞扬:「哲哲说话算数了,真棒!」

哲哲妈总算松了一口气,牵着哲哲回家了。

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我终于明白为何哲哲会变得胆小、沉闷、畏缩了,是老师和家人的精神暴力对孩子的迫害所致呀!像哲哲的妈妈和老师这样,对孩子实施精神暴力的成人很多很多,精神暴力对于孩子心灵的伤害的杀伤力远远超过肢体暴力。我不禁感慨:都说现在的孩子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,可我觉得他们的生活并不甜蜜,反而是非常痛苦的。

西宁 | 有限公司 | www.kelihq.com | 沈阳 | 荣达 | for | 中国荷都网 | 有限公司 | 首页 | 大朋